6.一个女大学生的学佛小记

作者:沉香寺 浏览:33 发表时间:2020-06-10 17:22:23

     自觉,觉他,觉行圆满,名之为佛。佛教是佛陀对九界众生至善圆满的教育。那学佛就是以佛为榜样,向他学习。但做为一个普通的生死罪恶念佛人,这个学习的过程只有到往生成佛时才结束,也才圆满。

    学佛的基础是信佛,以信为入。能有如此殊胜之因缘,让我这麽年轻就闻到佛法,更何况还是这个横超法门,如善导大师言:仰惟释迦此方发遣,弥陀即彼国来迎,彼唤此遣,岂容不去也。唯可勤心奉法,毕命为期,即证彼法性之常乐。

    既然我对信愿往生无疑无虑,对阿弥陀佛清净极乐国土也毫不怀疑。那释尊说的至心称念,现身获无比乐,阿弥陀佛所发愿——闻名得福,而这些我都有体会到了吗?

    那就从这学期很普通的一天来看吧。

    早上醒来,昨晚的梦境还存在一点,回味一下,就忽然记起念佛了,默念几声,就爬起来折被子。别看这个折被子,以前我都不干的,往往起来钻出被子就下床了。在家的时候,不知道老妈为此说了我多少回,什麽话都说尽了,可就是不改。总是觉得一屋不扫,照扫天下。现在知道一件小事都不可小视,一滴水都可以映现周围的事物。而对待一件小事,我的举心动念可是都在里面呢!把床弄整洁,同时也是把心打扫一下。

    然后就去刷牙洗脸了。社友说我刷牙太久,这对脸是不平等的。那平等是什麽,平等并不是一样。因为物件不同,所以法则也不一样。刷牙比洗脸久,这是正常的。但是却是以平等心对待。

    接著是梳头,穿戴,带上书本。念念佛,这些琐碎的事情也做得有味道。然后就是去买早餐啦。因为大家都是不怎麽排队,一边念著佛我也会去抢位。当她递过早餐,我就会在心里念佛号感激她。啃完早餐,就要去上课啦。

    上课做的事情很多,有时听听老师讲课,有时又走神了。有时又和同学说话打闹,有时又会拿佛经出来抄抄。抄经时的心比较平和,过去的事情会浮现在脑海里,也就一边忏悔一边抄了。

    下完课,就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了。自从念佛后,心情变得愉快多了。见到同学也爱打招呼,即使陌生人也会笑容可掬。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吧,有个专门打饭的女菩萨,每次打给我的饭都挺多的,递过饭时,往往她还冲我笑。

    吃完饭就和社友一起回宿舍去。我们的宿舍在顶楼,爬七层楼挺讨厌的。有个社友告诉我她挺睏的,我嗯一声表示知道。她不满意,说我就「嗯」一声就完了。我无奈地看著她说:「要我怎麽样啊?!」她要我背她,「背你个头啊?!」我拒绝了。她就打趣道:「那,给我试出来了吧,还学佛呢,都没有慈悲心。」

    那慈悲是什麽呢?难道是众生有求必应??唉,站在凡夫的立场都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的。唯有勤心念佛,累积福德,才能佈施众生。其实真要背那个社友也没什麽,但是因为自己还很贪爱自己的身体,所以无法佈施。

    回到宿舍,就照看一下小乌龟。呵呵!一边又和别人去放生,一边还养著两个小龟。放生,是凡夫慈悲心所致,可是养龟同样也是凡夫的爱心所致。不过,求生西方那才是真放生。每天在牠们身边念念佛,希望牠们也能同归极乐。

    有人说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。我们中医有整体观念,有诸于外必然形诸于内。既然心中注满弥陀的光明,是会讨厌做杀盗淫妄酒的事。不过,我现在也是吃半素,有时也是要随缘的吃肉,如果一直都拘泥,不知道变通,也会带来挺多烦恼的。现在偶尔吃吃,同时也是很感恩的吃。

    大家都回到宿舍,就喜欢乱扯。说的时候,图一时痛快,无所顾忌。却不知道是在造口业。菩萨畏因,众生畏果。受到恶报时,凡夫就会怨天尤人,有多少个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呢?

    接著是午休,临睡前我喜欢听听佛歌,或者是看看佛书,这样心情比较平静,很容易入睡。往往我看佛书时,其他社友要麽看专业书,要麽就会看一些消遣的书。她们因为缘没到所以无法理解佛法,所以就会说我这样学佛是耗时间的。其实学佛并不影响正常的生活,相反还带来很多脾益。我们努力的学习工作,最终的目的也就是希望生活幸福快乐。而学佛的快乐,是向自己心上求来的。我们追求五欲,不正是因为心有缺口吗?以为五欲可以填满它,却不知是走一条恶性循环的路。越填空洞越大,都没有满足,以至贪得无厌。接触到佛法后,才发现自己的富有,这种富有,现身中都受用无尽。当然,富有并不是说有钱。一个人的幸福和快乐也不是物质的数目决定的,但是它会化成一个美丽的泡沫。

    那天我们结识了一个研究生,社友就开玩笑说叫我马上拿佛书给他看,然后把他也拉来信佛。一般遇到这种情况,我总是不知道怎麽回答她们才好的。只好说随缘。不过确实也是要如此,不能恒顺众生不但给自己带来烦恼,也会「伤害」到别人。记得暑假回家时,很想对父母行行孝道,既然「至孝莫如教父母念佛」,那就对他们说说佛法吧。可惜因缘还不具足,而我本人又无善巧方便,想到什麽就说什麽。妈妈睁个大大的眼睛看著我。当说到轮迴一事时,她又是抵斥,又是伤心。当时,我还觉得怎麽和这些「恶人」生活在一起呢。哥哥很严厉的把我拉到一边说:「看你给阿妈这麽大的刺激,我都不愿你回来了。」

    最后,我表示尊听他们的教导,那些话是闹著玩,这件事方才平息下来。

    傍晚班里有球赛,要求是要去助威。球场上很热闹,场内赛球,场外赛加油。他们都激动要把喉咙喊破,而我的心情却很平静。无论是哪一队进球,都会给他们鼓掌。有个同学就来说我这样是不对的,怎麽能给别的球队鼓掌呢?呵呵!如果她也学佛,就知道这是随喜功德啦。就会知道还有比比赛成绩更重要的东西。一个人的心量才能自自然然的放宽。

    晚上回到宿舍时,不知道为什麽情绪会有些低落。社长又叫我打电话去问第二天上实验课的事。因为自己已经做过实验,所以是要帮她问。听到她似乎在命令自己,一种不满的情绪更油然而生。就滴咕道:「你自己不能去问吗?」

    她说:「你不可以这麽说的,学佛之人怎麽可以这样。」

    不等听完我还火了呢,觉得她欺负人,就大声回绝。后面她都不敢来和我说话了。

    其实自己也挺后悔的,刚才不就是被怒气牵著走吗?这种用心,不就是在向三恶道发送自己的心念电波吗?

    唉,烦恼痛苦真是多。

    释尊在哪一世修行时,曾被一个国王用剑割下肉块来,可是却毫无痛苦。因为他已无我执,无我相。

    可是凡夫内心都有尘垢,一点小因缘必然会引起波动。看来,也不用想断什麽烦恼了,能少一点就该庆幸。那我要为刚才的事忏悔吗?想想还是要的。于是就走到她身边说,自己以后不会这样了。另一个社友就笑嘻嘻地说:「你这样也叫悔过吗?脸上都没什麽痛苦表情。也没有那种要痛改前非希望别人原谅的眼神。」

    阿弥陀佛!如果一定要带这些感情色彩才能让别人信服,那我只有装装了。

    是心的悔过,不是我的表情。心怎麽想,佛陀最明瞭。他知道就行了。

    夜深了,宿舍灯熄了,一天也就这样结束了。躺在弥陀的光明摄取床上,手捻著念珠,心里念著「南无阿弥陀佛……」

    迴向

愿以此功德    平等施一切
同发菩提心    往生安乐国

愿往生者:佛妙
于广西中医学院 2007年12月1日


客堂电话:0746-4366129

微信公众号:沉香寺

地址: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镇渌埠头村

永州市沉香寺-版权所有  湘ICP备15016234号

技术支持:汇创网络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