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.我的念佛之路

浏览:25 发表时间:2020-06-09 18:07:48

     小时候,我常仰望着蓝天白云想:我是妈妈生的,妈妈是外婆生的,外婆是妈妈的外婆生的,那最开始的那个外婆又是谁生的……还记得五六岁时,妈妈担心鬼吓到我和妹妹,于是她常说:「世界上没有鬼,也没有神,不用怕!我们家不信鬼神!」就这样我也就以为没有鬼。可幼小的我就是怕鬼,虽然我不曾见过鬼——每当夜幕降临,我就不敢出去。我也很害怕看到与死相关的东西:香、纸钱、鞭炮、蜡烛、棺材、花圈、医院的白床单、被套和病号服等等,亲戚去世了我也不敢去吊丧。

    上高二时,我遇到了法轮功,虽然没特别投入,但读那些书给我带来了许多心理障碍:以为世界上就自己干净,自己比谁都高,其他人都将被淘汰。再后来我的脾气也差得不得了,几乎没有爱心和慈悲心了。

    二○○四年我结了婚。丈夫学佛,他帮助我摆脱法轮功的束缚与精神控制。刚开始我好烦恼,不敢去面对。他常与我辩论法义,虽然我嘴很硬,但其实心里还是有些被他说服了。

    有一次,丈夫拿了本印光法师文钞《了生脱死的特别法门》给我看,我看到书名里有个「死」字,就好害怕,应付着看了看,一个字都没看进去。

    过了些日子,家庭生活中有些小矛盾,我就得理不饶人,与丈夫吵起来。那次,我将印光法师文钞《了生脱死的特别法门》撕烂了,丈夫要我去补好,我没去;后来他拿到鞋匠那上线了。

    后来我想:「那本书怎么那么珍贵?被我撕成那样了,还去补?!」我趁他上班去了,就抽出这本书随便翻翻。当我看到「治国之本,家教为重,教女当先」这篇时,越看越被吸引,我发现自己作为女人的陋习在这篇文章里说得真切至极:一向争强好胜,有理不饶人(丈夫说他是无理说不过我,有理也说不过我);要自己养活自己,不靠男人养,不做寄居蟹和兔丝草(丈夫拿生活费给我都不习惯);要出去教书,别埋没了我这个读了几年大学的「才女」;要男女平等地征战职场,不想在家管孩子们的吃喝拉撒和思想教育;我要做家里的老大,不想孝顺家婆……我的心在震动!我自惭形秽!我真是个没教养的女人!

    从这以后,慢慢地,我强势的心软了些。后来我时不时地会去书柜里找书看:《近代果报见闻录》《佛教家庭》《素食的利益》《向知识分子介绍佛教》《净土资粮.谷响集》《认识佛教》《走近佛教》《轮回故事》《美德故事》……我渐渐地明白了因果之理,以孝道取代对父母的顶撞;用体贴温柔取代对丈夫的强势;用佛教因果故事取代了对孩子的打骂……我最终能够直面并且信入佛教了。

    丈夫有时会放光盘:净宗法师主讲的《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》《印光大师精要法语》、慧净法师主讲的《阿弥陀佛是怎样一尊佛》等等。有时我也偷偷驻足听听,被净宗法师的讲法深深地吸引了:净宗法师随和极了!风趣极了!善巧极了!

    二○○九年正月,我看到一篇讲西方极乐世界依正庄严的文章。看完这篇文章,我好向往极乐世界,慨叹:「哇!这么好的地方!要是我也能去就好了!」
丈夫说:「可以去呀!」

    「怎样才能去?」

    「念佛呀!」

    「念佛?」我惊诧不已。丈夫告诉我:阿弥陀佛成佛前为我等众生发了四十八愿,其中的第十八愿就是在说明众生信心称弥陀名号,必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
我欢喜踊跃,三天都兴奋不已,觉得自己太幸福了,终于找到回家的路了!

    这一年二月,我和丈夫同时皈依。我们俩收到从安徽弘愿寺寄来的《皈依证》,里面有净宗师父赐给我的法名:佛悦,赐给丈夫的法名:佛豪,还有净宗师父的印,我高兴得几乎流泪了。我和丈夫有个愿望:虽然路途遥远,今生也一定要去弘愿寺看看!

    二○一○年我和丈夫居然有缘亲闻了慧净师父在广州宣讲净土教义,而且近距离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师父,真的感到好幸福!

    前面说过自己怕鬼,后来我主动打电话去弘愿寺请求法师开示怎样才能不害怕鬼,法师说:「念佛!念上半年再回头看看自己还怕不怕鬼。」当时我没怎么信,只是偶尔随口念念佛。后来看了些佛学的书籍,我才知道是鬼怕人,不是人怕鬼。原来念佛人有恒河沙诸神护佑,又有阿弥陀佛无量光照摄,鬼更不敢来,鬼还尊敬念佛人。慢慢地,我不怕鬼了,虽然我一直没见过鬼。

    二○一○年我和丈夫居然有缘亲闻了慧净师父在广州宣讲净土教义,而且近距离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师父,真的感到好幸福!

    前面说过自己怕鬼,后来我主动打电话去弘愿寺请求法师开示怎样才能不害怕鬼,法师说:「念佛!念上半年再回头看看自己还怕不怕鬼。」当时我没怎么信,只是偶尔随口念念佛。后来看了些佛学的书籍,我才知道是鬼怕人,不是人怕鬼。原来念佛人有恒河沙诸神护佑,又有阿弥陀佛无量光照摄,鬼更不敢来,鬼还尊敬念佛人。慢慢地,我不怕鬼了,虽然我一直没见过鬼。

    二○一○年,我八十二岁的舅母去世了。四天后,我去吊丧,听表姐说舅母在临终时看到漆黑一片,舅母责怪孩子们怎么不开灯(其实灯一直是开着的),我想:舅母去到不好的地方了!我诚心为舅母念佛求生西方,念了几百声。安葬完后我就回广州了。

    一天夜里,我梦见舅母笑笑的,她是特来告诉我她现在很好了,要我放心。过了两个月,我舅舅也去世了。因为走不开,所以我没回去吊丧,在家里为舅舅念佛,后来也做了同样的梦:舅舅说他现在很好了。

    二○一二年我体检发现患有巧克力囊肿,要手术。我第一次走进住院部,第一次穿病号服,第一次睡白布床单,害怕极了。推进手术室,我还有些想开溜,麻醉师帮我绑好了手脚,罩上了吸入式麻醉胶套。我发现自己是那么脆弱!我只有放下心来,全部靠倒阿弥陀佛了,就默念南无阿弥陀佛,念了三声,就睡着了,睡得好香,好香。

    三个小时的手术做完了。醒了,我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。丈夫笑着说我就像净宗法师讲的那个杀猪佬,往日的威风一扫而光,我苦笑着——此时病苦让我深刻体会人生是苦,我发愿今后要老实念佛。出院后,我发现自己对病号服、白布床单再也不害怕了。三个月后,我便康复了。

    一次我梦见自己来到一条隧道,头发光,就像矿工戴着矿灯一样,不同的是光是从头顶发出来的。我的光只能照到前面三、四米远。我好欣喜,边念佛边在隧道里兴奋地走着……后来读《念佛胜易》才知道,念佛人有四十里光明烛身,魔不能犯。

    还有一次梦中,大雨过后,我与表妹去河边散步。水流湍急,也很浑浊。她掉到河里,卷进了漩涡,我在岸上惶恐、无助,我急切地大喊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阿弥陀佛!不到四声,只见表妹从漩涡中逆卷而上,竟被甩到沙洲上。她晕晕地坐了起来,居然没死!我高兴得不得了!在这个梦里我如同亲历了《佛说观无量寿经》中下品下生者临终苦逼、至心念佛求生西方的过程。我将这梦告诉老爸,老爸告诉我:表妹死在海南岛,骨灰被她大姨撒到了海里,没有带回老家。我想:这是表妹在向我诉苦。我常念佛回向给她,真希望她能去西方极乐世界。

    现在我天天看书,有智随法师整理的印光大师着的《灵岩遗旨》、净宗法师的《第十八愿讲记》……我读净宗法师的《念佛胜易》读得好法喜,觉得念佛真容易,心里的念佛疑团都化解了。净宗师父讲法,幽默平易,思维细腻,形象生动,非常好懂。有时我读得大笑,特别是师父在该书「解脱之道」篇中,开导我们生活与念佛、工作与念佛不矛盾一节,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觉得师父就是在善巧地开示我,纠正我以前的不正确念佛思想。我现在也是一边手拿抹布清理厨房一边念佛,一边洗菜叶一边念佛,而且抢着洗碗,让丈夫多休息。丈夫夸我:「咋这么懂事了?」我说这是我的本职工作,我照顾好家里,丈夫干好外面。

——(佛悦2013.01.05)


客堂电话:0746-4366129

微信公众号:沉香寺

地址: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镇渌埠头村

永州市沉香寺-版权所有  湘ICP备15016234号

技术支持:汇创网络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