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4.待人有道不疑而已

浏览:27 发表时间:2020-06-09 17:55:52

    最近买了不少书,这几天一直都在翻,翻到哪看到哪,不能叫读。翻的过程中,看见有几句话蛮有触动,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    第一句:待人有道,不疑而已。

原文是这样的:
    待人有道,不疑而已。使夫人有心害我耶?虽疑不足以化其心;使夫人无心害我耶?疑则已德内损,人怨外生。故不疑则两得之矣,疑则两失之矣。而未有多疑,能为君子者也。
    这句话的作者是程颐,是北宋理学家。
    作者把人和人交往最高之道总结为两个字——「不疑」,而且说「不疑而已」,也就是说除了不疑也就没有别的了。他说如果对方果真有心害我,那即便我怀疑,这怀疑的心也不足以化解对方的害心;而如果对方并无心害我,那我这样怀疑人家,内损了自己的德行,外在也会招来人怨。怀疑,两方面都有损,皆失去;不怀疑,两方面都得到利益。
    我觉得说的很有道理,仔细观察下,朋友间最后绝交,夫妻最后离婚,父子间有断绝关系的,师徒间也有断绝名分的,乃至古代大臣被砍头,甚至国与国的战争,根本来说不就是失去信任了吗?信任是维系人和人种种关系的根本灵魂。而最初这些关系破裂不过是「怀疑」两个字。怀疑往往像蛋壳上露的缝,即便开始只是一丝一毫大,但很快便招来苍蝇(人怨外生),蛋于是便很快变质,裂痕也越来越大。俗话说「疑心生暗鬼」,疑是个阴性的东西,故招感的就是阴鬼,鬼跳出来在两个人之间挑拨离间,这还能好吗?
    甲骨文的「疑」这个字看起来就是一人扶拐杖,右边是一个岔路,这人站在路口左顾右盼,似乎迷路的样子。
    《说文》里说:疑,惑也。心中或这样,或那样,即为「惑」。
    可见得,有疑则难以安心,以这种难安之心建立的关系也难安久,以难安之心做事也难成就。所以商鞅说过一句话:疑行无成,疑事无功。
    贪嗔痴慢疑,疑是人五种根本烦恼之一。多疑的人多烦恼,这是很显然的事。小孩子天真烂漫,整日欢天喜地,他们有个特质:你说什么他信什么。不然怎么会有「黄叶止啼」这个成语,小孩哭了,大人哄他,拿着一片杨树黄叶说,这是黄金,小孩信了,就不哭了。人什么时候学会怀疑了,烦恼也就来了,人也变得圆滑了,警备心起来了,虚伪不实了,人们却还美其名曰:长大了,成熟了。你看,疑心还受到鼓励,而不会怀疑人的,却称之为傻帽、白痴。
    我見過很多人很愛懷疑,別人無意間說一句話,便以為針對他的,氣得渾身哆嗦,其實大部分根本是他自己曲解、誤解,這樣的懷疑,純粹是自己折磨自己。老實說人和人之間哪有真正的溝通呢?宗薩欽哲仁波切說:「人和人之間只有成功的誤解和失敗的誤解」。每個人可說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,對方的說法和自己內心世界相應了,便誤解失敗,感覺上有所交流,溝通成功;不相應了就抗拒、排斥,心生忿恨、厭惡,誤解成功。所以,很多時候,信和疑決定的不在物件,在於你自己罷了,每個人每件事每句話,都有其客觀的存在理由,也不存在天然的對與錯,你信就不會懷疑,懷疑就不會信,這就是《素書》上那句話:自信不疑人,自疑不信人。(《素書》作者黃石公,張良便是憑此書助劉邦定江山。)王鳳儀說:「若是信不著人,也就是信不著天。」天也可說是天理,也是自己本性。
    自信的人内心很强大,心量很广大,对自我、对他人很客观,很理智,对世界总体上是一种肯定的态度。即使对方或一件事一句话本身是有问题的,他也首先是抱着肯定他存在的态度,此时即使升起怀疑也是不带有任何情绪的,是理智的,包容的,理解的,甚至是怜悯的。这种心本质也不能叫怀疑,可以说是一种理解,因为他内心有信。
    相反,很多人首先是对自己不肯定,自己怀疑自己,这种不肯定投射出去,便到处怀疑,「捕风捉影」「杯弓蛇影」「风声鹤唳」,诸如此类。
    师父是我见过的最有信的人。记得师父在《凡事正面思维》里讲过他坐人力车的故事:那时师父还没学佛,他在回天津母校的路上搭人力车,问车夫多少钱,车夫说多少多少,师父说这么点路不可能这么多其钱,车夫就说:「你这人真没意思,连人家说的话都不相信……」这句话像雷声震醒了师父,心生大惭愧,觉得确实如此,为什么要无端怀疑人,当下就发誓永远不怀疑人。
    从那以后,师父特别相信人,师父的内心世界中好像没有怀疑这个词,也可以说特别「好骗」,「好骗」得惊人。我都常常感觉不可思议,因为按理说师父那么大智慧,阅历又丰富,应该知道江湖的险恶啊,面对很多人、事、语言应该质疑一下啊,但我发现不是这样,别人讲什么他就信什么,而且信得非常彻底,一丝毫的怀疑都没有,有时看着我心里都着急。
    但时间久了,我发现:师父这样才是大智慧。为什么呢?怀疑,反过来就是信任,就是真诚。师父是因为为人真诚才不怀疑,师父对什么都一片真诚;反过来,一切也同样对师父一片真诚,真诚招感真诚——真诚的上人,真诚的弟子,真诚的话,真诚的布施供养……乃至有了今天的局面。
师父有篇短文叫《心的对接》:我用什么心念对人,人就用什么心念对我。我尊重人,人也尊重我;我看不起人,人也看不起我;我接纳人,人接纳我;我拒绝人,人也拒绝我。
    同理,我怀疑人,人也怀疑我,我信任人,人也信任我。相信谁,谁的大门就为你打开,同时也为对方打开了大门,你便得到对方能量,你也可以给予对方能量,前提都是必须不疑、信任。
    有人说:「什么都信的人很傻。」但也有一句话:「傻人有傻福。」不怀疑绝对不吃亏。《士兵突击》里面许三多就不会怀疑人,人家捉弄他,嘲弄他,玩弄他,他浑然不觉,笑得还一片灿烂,表面上吃了很多亏,可最终谁都没比得过他,成为了军队的兵王。《天下无贼》里的傻根也不怀疑人,揣着一大包现金上火车,人家提醒他小心有贼,他反而在火车上拿出一捆钱,大声说:「我就不相信天底下有贼!」其实哪知道上了贼窝,几个贼伙把他的钱偷过来偷过去,然而最终在临下车前钱还是落到了他的怀里,一分钱也没丢,惊心动魄的偷、抢、打、杀与他没有一丝关系。他内心相信无贼,相信到极致,天下就真的无贼。
不怀疑是有力量的。像佛童老师昨天讲的故事,俄国教育家马卡连夫收养了一个年少的偷盗大王,他叫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他单独去一个地方提取巨额的现金,这孩子把钱取回来马卡连夫数都不数一下就放了起来,表现出极大的信任,最终这个偷盗大王成为了国家部长。
    像师父另一篇文章《心也是雕刻师》说的:一个人你看他好,说他好,他就好,不好也会慢慢变好。看他坏,说他坏,好的也会变坏。同理:一个人你信任他,即便暂时是假的,他会朝你信任的方向去转变;你怀疑他,对方当下明明是真诚的,却可能因你的怀疑,变得虚伪。
    不怀疑的力量有时候大到你不敢相信。《列子》里面就有一个商丘开信伪的故事,在我们的《语文》课本里面有。
    说晋国范某有个名叫子华的儿子,他在一群门客的拥戴下,成为远近闻名且受晋王垂爱的人物。他虽不为官,其影响几乎比三卿大夫还大。
    禾生和子伯是范家的上客。他们有一次外出在老农商丘开家借宿,半夜谈起子华在京城里名噪一时的作为。商丘开从窗外听见后,眼前顿时闪过一线光明。既然范子华能把死的说活、穷的说富,干脆找他求个古祥。第二天,他用草袋装着借来的干粮,进城去找子华。
    子华家的门客都是些富家子弟。他们衣着绸缎,举止轻浮,出门车轿,目空一切。当商丘开这个又黑又瘦、衣冠不整的穷老头走来时,他们都投以轻蔑的目光。商丘开没见过大世面,说了声来找子华就往里走。没想到被门客拽住,又推又撞,肆意侮辱。但他毫无怒容,门客只好带他去找子华。说明来意后,商丘开被暂时收留下来。可是门客们仍然使着各种花样戏弄他,直到招式用尽,兴味索然。
    有一次,商丘开随众人登上一个高台。不知是谁喊道:「如果有人能安然跳下去,赏他100斤黄金。」商丘开信以为真,抢先跳了下去。他身轻如燕,翩然着地,没伤着一点身体。门客们知道这是偶然,并不惊奇。事过不久,有人指着小河深处说:「这水底有珍珠,谁拾到了归谁。」商丘开又当是真,他潜入水底果然拾到了珍珠。此后,门客们再也不敢小看他,子华也给了他同别的门客一样游乐、吃酒肉和穿绸缎的资格。
    有一天,范家起了火。子华说:「谁能抢救出锦缎,我将依数重赏。」商丘开毫无难色,在火中钻出钻进,安然无恙。范家的门客看傻了眼,连声谢罪说:「您原来是个神人。就当我们是一群瞎子、聋子和蠢人,宽恕我们的过去吧!」
    此时,商丘开说:「吾亡道。虽吾之心,亦不知所以。虽然,有一于此,试与子言之。曩子二客之宿吾舍也,闻誉范氏之势,能使存者亡,亡者存;富者贫,贫者富。吾诚之无二心,故不远而来。及来,以子党之言皆实也,唯恐诚之之不至,行之之不及,不知形体之所措,利害之所存也。心一而已。物亡迕者,如斯而已。今昉知子党之诞我,我内藏猜虑,外矜观听,追幸昔日之不焦溺也,怛然内热,惕然震悸矣。水火岂复可近哉?」
    他「诚之无二心」「心一而已」,这些显然是没有丝毫的怀疑心的,所以有这样的奇迹发生。后来孔子听说了这件事,孔子就说:「夫至信之人,可以感物也。动天地,感鬼神,横六合,而无逆者,岂但履危险,入水火而已哉?」
    刚刚说的是世间的信与疑,再说说学佛的信与疑。
    出世法更需要不疑,更需相信。这样的经文就很多了:「佛法大海,唯信能入。」「信为道源功德母」等等。所有佛经最后结尾。

——宗道法师


客堂电话:0746-4366129

微信公众号:沉香寺

地址: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镇渌埠头村

永州市沉香寺-版权所有  湘ICP备15016234号

技术支持:汇创网络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