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6.浅说废立

浏览:39 发表时间:2020-06-09 17:51:12

    废与立,是佛法的一组基本教理名相,也是行人据以进入一宗法门的要径;如何理解其义,关系到能否依教奉行,得其法益,可说至为重要。
    中国佛教是宗派的佛教,各宗祖师与学者,从自宗立场判释一代佛法,以凸显佛应世的本怀。然佛意幽深,不经祖师的慧眼明识,系统梳理,后人根本无从窥探要旨。所以在教说纷纭,或互相矛盾的众多经典中,须抉出何者为方便法、何者是真实义;如此一来,便自然将目光导向「废」与「立」的点上。此一步骤至为紧要,它与一个宗派能否成立、广大行者能否依法安心、起行、作业紧密相连。
    净土宗的实际创立者善导大师,正当隋唐佛教最盛之际,应世化导,并纠正诸师错解。大师根据广受各宗重视的《观经》,加以疏释,并细判净土门内的权与实,然后废权立实,楷定古今,确立根本宗义,显释尊本怀、弥陀弘愿,显正以导迷。
    虽然,经过善导大师的教判,「废立之说」已完善了净土门,同时贯通了许多难题;但以其用字之特殊,惊诸浅识,令不明教理的大众,乍见生疑,或致诽谤。因此,这里想简单地引用天台教理,作为借鉴,澄清其误读。
    废立之说,天台宗讨论得极其详尽。智者大师为判释《法华经》,阐明意旨,喻妙法为莲华,义立「莲华三喻」,对佛的「教说」和「佛身」,即「迹门」和「本门」,分别讨论其「方便」与「真实」、「权法」与「实法」的关系。本文以范围所限,单从「迹门」来讨论。
    所谓「莲华三喻」,即以华喻「权法」,以莲喻「实法」,开展出「为莲故华」「华开莲现」「花落莲成」三重譬说。如《法华玄义》第七卷下言:

喻迹者:
    一、华生必有莲,为莲而华,莲不可见,此譬约实明权,意在于实,无能知者。文云「我意难可测,无能发问者。」又云「随宜所说,意趣难解。」
    二、华开故莲现,而须华养莲,譬权中有实而不能知;今开权显实,意须于权,广识恒沙佛法者,只为成实,使深识佛知见耳。
    三、华落莲成,即喻废三显一,唯一佛乘直至道场。菩萨有行,见不了了,但如华开;诸佛以不行故,见则了了,譬如华落莲成。
    此三譬迹门,从初方便引入大乘,终竟圆满也。
    如上所明,第一重「为莲故华」,喻「为实施权」。即佛为显示一乘实义而权设三乘教法,以方便为诱进,最终趣入真实的一乘教。但众生对佛如此深刻的用意毫不知情,如莲在华中不可见。
    第二重「华开莲现」,喻「开权显实」。「开」是「开发」「开除」「开拓」,就是开发本有佛性,拓广心体,除去权执。即说示三乘权法,开发众生本性光明,进而开除对三乘法的执情,显彰一乘实法。所谓「今开权显实,意须于权」,这是不废三乘法而开示一乘法,开方便之权,显权中之实,如莲华举出于泥,不染尘垢,一经开敷,即见莲子。
    第三重「华落莲成」,喻「废权立实」。即废舍权假方便的三乘法,示以一乘真实之教。换句话说,一乘实教既显露无遗,三乘权教便自然废舍,得意而忘言。如华一一谢落,所见只有莲子。
    以上即三重喻说的大概。
    此处,易受误解的「废」字,不作「废绝」「废退」「废堕」或「隳灭」解,而另有更深的意涵。所废的不是种种法,而是执取心--执小忘大、执权障实。不废去执情,便不得实益。若舍掉执情,当下权法就能显现它阶段性的作用:因权入实。
    因此,關於「廢權立實」,《法華玄義》第九卷下補充說:「廢三顯一者,此正廢教。雖破其情,若不廢教,樹想還生,執教生惑,是故廢教。正直捨方便,但說無上道;十方佛土中,唯有一佛乘,無二亦無三。」眾生以不明瞭諸佛所教唯有最上一乘,對《法華》以前的三乘教便苦苦執著,所以佛不得不用霹靂手段,喝斥其器量褊狹,小不見大,強令遣除執情;但以根器鈍劣,遣除之後,恐怕執情復生,乾脆「廢捨」三乘教,棄而不談。乍看之下,「廢」字似有上述「廢絕」等義,其實這是約化導之用而說的--先施設權假,作為進道之階,然後更捨權假,驅令向上。論其力道,真可說重若千鈞:不廢不可,不廢不足以轉小向大,直趣佛道。之所以言「廢」,是有針對性的。
    细究之,开权废权,相待于「根机」而说。对机未熟,所以说开废;对机已熟,则不再说开废。如果消融了执情,见佛所见,则三乘教无非一乘教。也就是说,佛唯以一真实之利惠予众生,但对机不熟,所以将一乘开为三乘,渐次导引,直至佛道;若根机成熟,则所行的三乘法当下即是一佛乘,三乘皆会归一乘,权实是一体的。开权废权,目的只有一个:入佛知见。
    站在佛的立场,事相上,开废有先后;从理上说,开废同时,无次第之别。譬如莲花,按华开次第,先华开莲现,其次华落莲成。以开为先,以废为后,废尽权教,一乘教便朗然显现。而栽培莲华,毕竟只为结成莲子,目的只是一。当莲华开敷之时,已经是莲子结成之时,华落不落,莲子都在其中;权法废或不废,实法不离当处。佛心是一,无二亦无三。
    如是三层喻说,定位了天台宗,同时也揭示了世尊本怀与法华圆教。
    巧合的是,若将这三层喻说移以比附「要弘二门」及其废立,竟然是彼此暗合的:佛的本怀在引导众生成佛,而成佛之道最迅速、最稳当的,无过念佛一行。这似乎是透露了佛陀本怀的唯一、简易,也表明台净之间有着天然的内在连系。
    自龙树菩萨「难易二道判」以来,全凭佛力如乘船的净土教,一直以其「易行」为众所知。为此,昙鸾大师拈出「自他二力判」,细说易行的缘由;道绰大师再大判佛法为「圣净二门」,给净土门以特殊定位。但净土三经之一的《观经》,内容广泛,定观与散善无不含摄,而易行的称名一法反而敬陪末座,放在下辈三品人所行持的内容,这岂不启人疑窦:《大经》说弥陀本愿是一向专念;《小经》专讲念佛得生;《观经》却独树一格,所明行法的内容之广、说相之细,较之念佛,比重偏大。这么一来,净土法门的特殊性在哪里?往生之道是难是易?兼行万善、一向专念,两者的关系如何?
    简单说,今天所谈的「废立」,有没有必要?
    按善导大师意,释尊广开要门是别有用意的:开发信心,开拓心体,开除执着。释尊怀藏着「弥陀本愿」,先施设方便,开定散二善,导引诸多行人入门,教以不更换本来修行,回向求生;然后在定散二善中,多处彰显弥陀大愿业力的不可思议,令行人逐步放舍小心小量、小智小行的自力,广其心量,信向弥陀,通身依凭弥陀本愿而得往生。可见,佛的慈悲智慧,实在是深广而不可测度的。
    所以《观经》自然也有三重喻说:
    一、为莲故华。众生无明颠倒,以诸行为高深,以念佛为浅近。如韦提请佛「教我思维,教我正受。」便是认为往生高妙的极乐净土,须禅定功深;佛顺着祈请,先开要门,暂隐弘愿;暂随他意,遮隐自意所欲的弘愿念佛。如平台过高,必须垫上阶梯,以方便登上。这是「为实施权」。
    二、華開蓮現。佛依眾生顛倒見,開說要門,密顯別意弘願。要門為顯為權,弘願是隱是實;於顯中托隱,於權中現實。佛正說定散二善時,多處彰顯念佛超勝。如定善第七觀,佛喚韋提:「吾當為汝,分別解說除苦惱法」,語音方落,即見彌陀佇立空中,放大光明,韋提一見得忍。善導大師解釋說:「彌陀應聲即現,證得往生也。」如何證得?佛放光攝受,立即得生,這就是「除苦惱法」。此義在第九觀更說明之:觀佛真身成就,即親見彌陀「一一光明,遍照十方世界,念佛眾生攝取不捨。」唯有念佛眾生,蒙無礙光明攝取不捨,定得往生。所以《往生禮讚》釋言:「彼佛光明無量,照十方國,無所障礙;唯觀念佛眾生,攝取不捨,故名阿彌陀。」又,下品下生章,其人唯惡無善:無世出世善,而惡盈滿貫,通身五無間業。時至臨終,獄火現前,以善知識之力,十声称名,当下庄严往生净土。《法事赞》言:「以佛愿力,五逆十恶,罪灭得生;谤法阐提,回心皆往。」这是「开权显实」,巧妙开除自力执着。
    三、华落莲成。善导大师判《观经》宗旨,言一经两宗:「以观佛三昧为宗,亦以念佛三昧为宗。」但经出两宗、行有二门,当如何受持?《观经》流通分言:「佛告阿难:汝好持是语,持是语者,即是持无量寿佛名。」大师深体佛意而解释说:「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意,望佛本愿,意在众生,一向专称,弥陀佛名。」则前所开说,置之不论,不付嘱观佛三昧,唯付嘱念佛三昧;不付嘱定散二善,唯付嘱念佛一行。要门是所废,弘愿是所立。至此,释尊本怀、弥陀弘愿已和盘托出,往生之道即念佛一行。这是「废权立实」。
    经过「要弘废立」,净土妙法完全彰显,诸多疑惑已被扫荡无余了。要门是方便,弘愿是真实;要门难修而往生不定,弘愿易行而决定往生。从要门的阶梯一蹬,就进入了弘愿,此后一向念佛,即释尊开说《观经》的本意。所以善导大师说:「此经定散文中,唯标专念专念弥陀名号得生。」如此妙释,能契入佛心,符合众机;同时,三经宗旨复归于一,真正体现了易行道的精神所在。
    按天台教理,权实二法皆从佛真实无漏心中所流现,本身都是一乘法,只因对机不熟而有权实之分、开废之别。净土法门是别意所成,虽然也谈开废,但立意更高,获益更大:因权入实,念佛成佛,当生成就。
    阿弥陀佛大愿悲切,普及圣凡,尤其悲悯常没众生。末代凡夫,生死不休,在佛的愿力之下,正是当机。如《小经》所说:「于五浊恶世,说此难信之法。」《观经》也说:「汝是凡夫,心想羸劣。」所以释尊广开净土教、善导大师疏释《观经》,其初衷皆源于弥陀本愿,意存发遣,靠佛愿往生。
    论浊恶凡夫的往生,如果不凭佛力,谈何容易?《观经疏》说:「一切善恶凡夫得生者,莫不皆乘阿弥陀佛大愿业力为增上缘也。」善导大师本人虽励行众善,他所传持于后代的,仍是一向专称。这是因为洞澈事实,触动了悲心,深知乱想凡夫,罪障深重,识扬神飞,若一边教以称名,一边又要求力行万善回向求生,反而会宗旨不明,致使心生倦怠,废失念佛。所以,劝令废舍万行,专心一向,以利修学。
    其次,「立」念佛「废」万行之意,并非只管念佛,从此就废弃净业三福、六度万行不做,违逆因果,恣意造恶。所废所立,一准弥陀本愿。所立唯有念佛;所废唯是执自力以修福回向求取往生之心,但对于广积功德,持戒、禅定、修福等等,毫不妨碍。换句话说,作为佛弟子,乃至发愿求生的人,其志向上向净,见有善行,自然随缘随分,力所能及,尽力为之。若为了求往生,念佛凭佛力,顺乎本愿;奉行诸善,凭自力以回向,不顺本愿。须舍方便专称名,废万行立念佛。此中差异,得失天渊,有心人应当细察才是。
    再则,「废立之说」有理有据,它看似一宗祖师之教言,实际是渊源于佛的悲心智慧。《观经》在点出真实意旨后,念佛的深意还来不及细讲,随即结束。《小经》承其遗绪,废舍万行,专讲称名。在往生正因段,释尊拣除非因,贬抑万行,称「少善根福德」;独举称名一行为多善根,一日七日念佛,必得往生。这就是典型的「废立」。善导大师贯通三经,处处彰显念佛,超越诸行。如「种种思量巧方便,选得弥陀弘誓门。」「自余众行,虽名是善;若比念佛者,全非比较也。」「念佛即是涅盘门」。乃佛乃祖,一片婆心,读后掩卷,使人感愧不已。
    总之,不论天台、净土或其他宗派,作为宗派理论建构的工具,「废立之说」都是站定自家立场、统摄以外诸宗的必要手段。一宗之内,存「废立」,则修学有本;失「废立」,则进退失据。对净土宗行人来说,弥陀化身的善导大师,智慧甚深,悲悯有情,他上承释尊所说,下开众生所悦,楷定古今,废万行立念佛,千古以来,允为不易之铁案,可说早已经是无可翻案之处了。

——净开法师


客堂电话:0746-4366129

微信公众号:沉香寺

地址: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紫溪市镇渌埠头村

永州市沉香寺-版权所有  湘ICP备15016234号

技术支持:汇创网络

搜索